分級診療 移動互聯網在畫餅還是良藥

2015-11-03  來自: 陜西印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1463

隨著國家醫療改革的不斷深入,醫療界關于分級診療的討論風聲漸起,更有多家移動醫療企業試圖借互聯網之手推動分診醫療。有人斥之為畫餅充饑,也有人堅持互聯網足以撼動復雜的醫療體系,不過主觀性的討論并不能說明移動醫療到底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我們不妨先看看下面這個真實地小故事。

1


  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尼傲鄉尖尼大隊西尕卡村的11歲小孩仁青患血液病6年,因病情不見好轉,且家里也已經無力支付看病的費用。隨后甘肅省電視臺在2015年3月25號對小仁青進行了連續報道,并聯系到了曾為甘肅兩個血液病患兒治病的青島解放軍401醫院翟瑞任主任。4月6日,仁青在甘肅電視臺記者的陪同下一起登上了去青島的列車,經過翟瑞任主任和他的團隊的精心治療,小仁青得到了很好的恢復,卻因為青島和甘肅三千米的海拔落差,在回家后發生感冒。但再次往返青島和甘肅進行治療已經不太現實,最終翟主任通過某移動醫療平臺的互聯網醫院在甘南迭部縣建立的基層轉診點,完成了對小仁青的遠程治療。

  其實,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尤其是在醫療條件欠發達的中西部地區。如果移動診療機制得以實現,按照疾病的輕、重、緩、急及治療的難易程度進行分級,不同級別的醫療機構承擔不同疾病的治療,實現基層首診和雙向轉診。這也正是很多專家極力推崇分級診療的原因所在。

  不管是對醫療行業還是移動醫療來講,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目前市場上有3000多款移動醫療APP,從BAT等互聯網巨頭到傳統醫療器械廠商到各類甲級醫院再到早已完成多輪融資的創業者,無不把目光瞄向了丞待改革的醫療行業。再次回到文初的話題,移動醫療能夠以輕模式在互聯網層面上推動實現分級診療嗎?

  移動醫療玩家紛紛劍指分級診療

  對于分級診療,政策分析大師朱恒鵬將行政主導的分級診療形容為緣木求魚,那么移動醫療玩家們又有何對策呢?一般來看,移動醫療嘗試分級診療的方式有兩種,一是通過“醫療+保險”實現在線問診,逐步撬開分級診療;二是推動醫生自由執業。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目前所有的嘗試都是在隔靴搔癢。

  自從今年9月份國務院下發推進分診醫療假設的指導意見后,不少移動醫療玩家開始調整原本的原本的布局。掛號網在3.94億美元后,更名為微醫集團,隨后高調宣布投資3億美元建設“全國互聯網分級診療平臺”。不由得讓人疑問,微醫集團所畫的這張大餅到底有多少噱頭的成分。

  從介紹來看,微醫集團把自己的分級診療計劃分為三個階段,即窗口轉移、團隊醫療和互聯網醫院。我們不妨對其分析一二。

  所謂的窗口轉移,其實就是在優化就醫流程。這是一個很理性地入口,相比于在線診療和建設線下診所,優化現有醫療體系的就醫流程似乎有著更低的門檻。比如就醫流程中的排隊叫號、檢查報告、一站式結算、診后隨訪等都可以外延到手機上。目前來看,國內在互聯網掛號服務上有優勢的有兩家,全國性的掛號網和華南地區的就醫160。對微醫集團來講,從窗口轉移切入,確實是自己的一個優勢。

  而對于團隊醫療,同樣被提出很久卻遲遲未能實現。從數據來看,在美國每千人擁有2.42名醫生,在中國加上140萬的鄉村醫生后每千人擁有醫生達到3.15名。可是,中國三級醫院擁有的醫生比例在10%左右,在過去一年卻承擔了46%的門診量。換句話說,我國的醫療資源配置并不均衡,很多患者傾向于三甲醫院和專家門診,對基層醫生的水平存在懷疑。團隊醫療無疑是平衡醫療資源配置的方式,不過也存在很多難題,比如基層醫生的專業水平如何提升?老百姓對基層醫生的信任度如何提升?醫患如何實現精準匹配?可謂任重道遠。

  至于互聯網醫院,幾乎所有移動醫療玩家都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互聯網醫療終將從提供醫療服務過渡到直接做診療、處方和醫保的互聯網醫院。微醫集團希望通過互聯網醫院的方式實現醫、藥、險的連接,在中國做互聯網化得凱撒醫療。從業內人士的觀點來看:在中國,醫療服務的提供方和保險方還在搏弈,醫院算計保險公司,保險公司算計醫院,然后再去對付老百姓信息不對稱的弱勢。

  互聯網醫院觸及了太多人的利益,現如今的醫療體系又存在太多的問題和阻力,幾乎所有的移動醫療玩家都在積累醫院和醫生資源,又要根據政策做風險規避。簡單來講,政策不松口導致“電子處方”沒有突破,真正意義上的在線診治也就無從談起。醫藥目錄等細節未能形成標準化,移動醫療也很難承擔分級診療的重任。當然還有“醫療數據”的建設問題。

  對移動互聯網挑戰分級診療的幾點思考

  移動醫療到底能夠改變什么,之前不少人從服務形式和布局角度進行質問,筆者在此從醫生和患者的角度對移動醫療的分級診療提出下面幾個問題。

  1,能否跑贏行政主導的分級診療?

  很多移動醫療要做互聯網分級醫療的原因之一就是對行政主導的分級診療不看好,今年9月份的指導意見已經為基本的分級診療制度建成設定了2020年的時間表,并提出從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和上下聯動這四個方向來構建分級診療秩序。也就是說,移動醫療玩家們不只是和同行競賽也是在和政策賽跑,必須加快用戶培養和核心資源的積累速度。

  2,如何解決醫生和醫院的利益分配?

  分級診療也好,團隊醫療也罷,醫生群體最關心的還是利益問題。從當前在線問診的收費來看,如果自由行醫得以實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實現醫生收入水平的提高。可是也存在另外兩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職稱評定,一個是社會評價。先從個來講,筆者曾經和一位畢業后選擇自己開診所的醫生聊過,在公立醫院上班有很多的培訓機會,同時也有利于職稱的評定,而自有執業就意味著會放棄這些。第二個問題是醫患匹配度不高。目前對這些問題還沒有的解決方案。

  3,移動互聯網能改善醫患關系嗎?

  一個在縣級醫院工作的朋友告訴筆者,幾乎每周都會發生醫患糾紛事件。媒體上一系列的負面報道讓不少患者對醫生失去了新人,總覺得醫生讓他多花錢。而在醫生心里也害怕患者或者家屬的尋滋惹事。而少了面對面溝通的移動醫療將面臨更加嚴重的信任問題,特別是在某些在線問診平臺上專家的問診費在幾十元甚至上百元。掛號網等在早期選擇了做醫生、醫院和患者之間的橋梁,從避開醫患糾紛的問題,但想要在互聯網上實現分級診療和互聯網醫院,醫患關系是躲不過的坎。

  4,老百姓最關心的是什么?

  老百姓最關心的是“看病難和看病貴”的問題,分級診療對解決“看病難”的問題有不小的幫助,在“看病貴”的問題,在“醫療+保險”尚未實現的情況下上顯得束手無策。同時這也是移動醫療的難以承受之重。也就是說目前移動醫療的重心還在于資源積累,不過未來或許會把競爭重點轉移到就醫補貼上。

  不管怎樣,借移動互聯網做分級診療讓我們看到了醫療改革的希望,或許它不能取代現有的醫療體系,對分級診療的推動卻有著很好的示范作用。


陜西印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聯系人  :劉經理

業務咨詢:13379231619

服務監督:029-88412862

聯系地址:西安市南關正街中貿廣場15號樓2單元9F

法律顧問:西安市方強律師事務所王繼平律師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陜西印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陜西印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陜ICP備09025595號-1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
0107金蟾捕鱼游戏下载 dnf附魔提炼什么装备赚钱 现在开实体店鞋店还能赚钱吗 dnf单机版怎么赚钱 下班业余做什么赚钱 电竞小镇怎么做可以赚钱 衢州鸭头赚钱吗 贵阳开什么店最赚钱 百度写小说赚钱吗 发表文章怎样赚钱 房屋抵押行业赚钱吗 2018年暗黑3怎么赚钱 上传片子能赚钱的网站 学习什么技术最赚钱 怎么利用朋友圈复制转发赚钱 钱投哪里最赚钱 工程部信息化赚钱吗